公告:
顧客看不懂行家不需看 紅木家具産品質量明示卡成雞肋
2013/3/1 10:03:13

來源:北京商報   作者:趙中昊   時間:2013-02-28 12:39:51}   [報告錯誤]  [收藏]  [打印]
  核心提示:在新國标強制執行“滿月”之時,北京商報記者調查發現,廠商對被認為能有效保護消費者權益的紅木家具産品明示卡的執行并不積極。行家無需看、一般消費者看不懂的現狀也導緻了明示卡出爐後,便形同雞肋一般。

  被稱為紅木家具“新國标”的《紅木家具通用技術條件GB28010-2011》(以下簡稱“新國标”)于2012年8月1日正式實施,2013年2月1日起強制執行,其中規定紅木廠商在出售紅木産品時,需保證配備“一書一卡一證”,即紅木家具産品使用說明書、紅木家具産品質量明示卡和産品合格證。在新國标強制執行“滿月”之時,北京商報記者調查發現,廠商對被認為能有效保護消費者權益的紅木家具産品明示卡的執行并不積極。行家無需看、一般消費者看不懂的現狀也導緻了明示卡出爐後,便形同雞肋一般。

  相關閱讀:紅木家具“質量明示”待完善 紅木家具新規形同虛設 标準有漏洞恐難實施

  紅木家具明示卡市場遇冷

張挂在紅木家具身上的紅木家具明示卡被業界質疑無實際意義

  被稱為紅木家具“新國标”的《紅木家具通用技術條件GB28010-2011》在一片期待聲中于2012年8月1日正式實施,并于2013年2月1日起強制執行。出于保護消費者購買紅木家具權益的考慮,新國标6.1.3中規定:廠商在出售紅木家具時需配備“一書一卡一證”,即紅木家具産品使用說明書、紅木家具産品質量明示卡(以下簡稱“明示卡”)和産品合格證,其中最受關注的是明示卡,如同紅木家具的“身份證”,要求至少注明産品執行标準、産品分類、産品名稱、産品型号規格與生産日期、産品适用範圍、産品主要用材、産品塗飾工藝、産品裝飾工藝等産品信息,如産品與明示卡标注信息不符,消費者可訴諸法律。

  2月26日,在紅木新國标強制執行即将“滿月”之際,北京商報記者走訪京城紅木市場發現大型家居賣場的明示卡執行情況要相對較好。居然之家麗澤店紅木展區大部分廠家都為産品佩戴了“身份證”,但各家對明示卡的落實卻千差萬别。例如新國标6.1.5規定産品保證文件應采用正規印制,而有些廠商就直接用筆書寫,明示卡規定的衆多标注要求,有的廠家出現漏标。那些早在幾個月前就配備了明示卡的廠家對明示卡的熱情竟漸漸冷下來,如新國标實施後頭一個張貼明示卡的友聯紅木,此時店内大部分産品上的明示卡已被悄悄撤去,僅在顯著位置的産品上有粘貼。各廠商落實紅木家具明示卡現狀并不樂觀。

  至于其他一些紅木市場,對明示卡的重視程度并不高。比如,在愛家收藏大觀樓裡,一家售賣金絲楠紅木家具專賣店的老闆對于紅木明示卡是何物都不太清楚,店内紅木家具依舊“裸身出售”。還有一些紅木商家雖然對明示卡略知一二,但并不重視。種種迹象表明,明示卡在市場冷遇,實施情況并非人們預想中那麼好。

  冷對明示卡廠商各存理由

  紅木家具“新國标”剛執行不到一個月,其中的重要組成部分明示卡就遭遇了冷漠對待,這原因何在?北京商報記者在調查中發現,無論是專注于收藏的紅木樓還是品牌雲集的高檔賣場,廠商對紅木家具“新國标”的執行都不太積極,而且都有着自己的理由。

  愛家收藏大觀樓内的一位丁姓老闆就直言,明示卡有無對其店内紅木家具出售并無影響,“我們這散客少,大部分都是熟人,而且大多以定制為主,擺在店内的成品也幾乎不出售,貼不貼明示卡并無大礙”。由于來愛家收藏大觀樓購買紅木家具的顧客多以收藏為主,不會對明示卡詳細過問,即使元亨利這樣的著名品牌在這裡都沒有“照章辦事”,而中國林業科學院木材工業研究所的姜笑梅教授卻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隻要是以出售為目的紅木家具,都應該張貼明示卡”。

  和愛家收藏大觀樓裡的商家不同的是,一些大型家居賣場内的廠家為了展示自身良好品牌形象,同時受制于賣場嚴格的監管,表現還相對規矩些,但“新國标”強制實施後,這些曾經的“模範生”也對“新國标”中要求的明示卡執行不太嚴謹。居然之家麗澤店元亨利的導購員表示,自明示卡推出後就少有消費者詢問,“老顧客更多是沖着我們的品牌而來,明示卡有無對銷售影響不大”。而友聯紅木的導購員則表示,明示卡貼出後,經常出現不翼而飛的現象,導緻雖然每款家具都配備了明示卡,但不敢全部在店内張貼,有顧客主動索取時才會拿出來。

  明示卡被指功效不大

  明示卡的推出對消費者購買紅木家具有着很大幫助,對以往利用材料差别以次充好的現象給予了一定遏制。但在業内人士和專家看來,由于紅木家具自身的特殊性,導緻明示卡的實際功效并不大。

  一位有着長期經營紅木家具經驗的劉師傅表示,買紅木家具的一般都是行家,對紅木家具都有很深研究,與他們自身掌握的紅木家具知識相比,一張小小明示卡上的信息根本不被當做參考依據。即使是一些不懂行的人,要買紅木家具時也會事先雇行家為其指點迷津。另外,明示卡雖然對那些作為“門外漢”的普通消費者有明示作用,但這些消費者對材質等标示内容也根本看不懂。

  中國家具協會紅木專業分會主任招壽田從專業的角度分析認為,紅木家具門類十分廣泛,僅通過明示卡幫助消費者一目了然十分困難。例如同樣都是紅酸枝,由于樹種不一,價格也相差甚遠,有些廠家在明示卡上标明了樹種、木材名稱,消費者也看不透其中的奧秘。姜笑梅也表示,由于紅木家具“新國标”對明示卡僅做出建議标注紅木原材料産地的規定,但産地不同直接影響紅木品質優劣,例如同樣是黃花梨,海南産和越南産就存在很大價差,更何況依照我國現有檢測能力還無法做到紅木材料的産地鑒别,也給一些廠商忽悠消費者留下了餘地。

  業内人士認為,行家無需一張簡單的明示卡分辨紅木家具真僞,現有的明示卡所标示的産品信息又無法真正為普通消費者所理解,明示卡的意義形同一個雞肋,廠家執行不積極也就情有可原了。要想真正規範紅木家具市場,還有很長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