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反壟斷罰單接近18億罰單 依法治市劍指行政壟斷
2014/10/23 17:25:34

發布時間:2014-10-23 07:08:05 來源:經濟參
考報 作者:林遠 方烨
  

     反壟斷執法提速 18億罰單震懾行業巨頭

  依法治市破行政壟斷壁壘

  濫用行政權力、排除競争和地方保護主義等将是下一步反壟斷重點

  從奶粉到白酒,從微軟到高通,從奧迪到奔馳,本屆政府執政以來,中國反壟斷執法進程開始提速,幾次重大反壟斷行動震驚業界,今年中國反壟斷所開罰單粗略計算已接近18億元。随着十八屆四中全會召開,各方關于依法治市,破除壟斷特權,保障市場主體公平競争的呼聲愈發強烈。

  據了解,下一階段反壟斷調查工作重點将轉移至破除各種形式的行政壟斷,濫用行政權力、排除競争和地方保護主義等将是調查重點。專家稱,随着反壟斷執法制度化和常态化,中國的市場主體有望迎來一個更公平更有秩序的市場環境。

  進展

  三類壟斷行為面臨規制

  近日,國家發改委調查車企及高通,國家工商總局突查微軟,商務部禁止海運P3聯盟……2013年至今的中國高調反壟斷引發舉世關注。三類行為——壟斷協議(縱向壟斷)、限制競争的經營者集中(橫向壟斷)、濫用市場支配地位,在這一輪執法後進入面臨被規制的新階段。

  所謂縱向壟斷協議,是指同一産業鍊内,上遊經營者和下遊經營者通過明示或者默示的方式達成的排除、限制競争的協議。例如,在汽車經銷和售後市場上,汽車供應商向經銷商發出的商務政策、通函、資訊、通知,限制固定轉售價和限定最低轉售價等單方行為,這直接導緻汽車4S店成為汽車廠商的“傀儡”,後者全面控制了由4S店承擔高額成本建立的經銷網絡。縱向壟斷協議是這一年多以來相關機構的執法重點之一,除了汽車行業外,國家發改委及相關地方執法機構還查處過高端白酒、嬰兒配方乳粉及眼鏡鏡片生産商的縱向價格壟斷行為。

  而橫向壟斷協議則是指那些在市場上有競争關系的企業間達成的協議,相比縱向壟斷更加隐蔽,調查難度也更大。具體表現為,經營者在一些同行會議、區域會議、企業合作或者組建産業聯盟、戰略聯盟的過程中讨論和商定價格等。例如2011年,曾有多家廣州本田經銷商在杭州地區多次以月度例會的形式,約定廣州本田各款車型零售價格的優惠幅度底限,串通制定最低零售價格,涉事方因此被開出了數百萬元的罰單。

  随着中國反壟斷調查的不斷深入,處罰不斷的擴圍,今年執法部門的活躍度達到了近年來的頂峰。8月20日,發改委對12家日本汽車零部件和軸承企業處罰12.35億元;9月2日,發改委對浙江保險行業協會和23家省級保險企業處罰1.1億元;9月9日,發改委對吉林亞泰集團水泥銷售有限公司、北方水泥有限公司、冀東水泥吉林有限責任公司三家水泥企業開出1.14億元的反壟斷罰單;9月11日,湖北省物價局對一汽奧迪處以2.4858億元罰款,對湖北8家奧迪經銷商處以2996萬元罰款;同日,上海市物價局對克萊斯勒公司處罰款3168.20萬元,對其3家經銷商處罰款共計214.21萬元。

  粗略計算,這一輪反壟斷執法所開罰單已接近18億。針對當前積極有為的執法态勢,支持者認為我國反壟斷執法進入新常态,應加大力度,向國際看齊,創造公平營商環境,發揮各類所有制企業的競争活力。對此,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世界經濟研究所所長陳鳳英指出,中國未來反壟斷調查隻會向縱深發展,範圍會更廣、力度會更大。反壟斷調查,更像是缺位後的補位,是遲到的監管,是責任的回歸。

  成效

  市場競争環境更加公平

  長期以來,中國經濟強政府、弱市場是普遍現象,中國經濟當下存在的許多問題,或多或少都與過度行政幹預、腐敗行為高發、企業無法公平競争等問題相關。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強調着力解決政府幹預過多和監管不到位問題,将保障公平競争,加強市場監管作為政府的主要職責和作用。多位專家認為,随着中國的反壟斷執法逐漸進入制度化、常态化的新階段,市場主體在更公平的環境下競争也得到了保障。

  “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的前提是不被壟斷行為所綁架。”參與反壟斷論證的中國社科院美國所副研究員蘇華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反壟斷執法是厘清政府與市場的關系,實現市場和政府“兩隻手”協調配合、有機統一的重要環節,是從“人治”和“壟斷”中解放市場,健全統一開放、競争有序的市場體系,保護公平競争的利器。有效的反壟斷執法能夠促進我國加快形成企業自主經營、公平競争,消費者自由選擇、自主消費,商品和要素自由流動、平等交換的現代市場體系。因此,反壟斷執法對于正确處理政府和市場的關系,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促進社會公平正義,增進人民福祉具有重要意義。

  蘇華說,自《反壟斷法》于2008年生效以來,反壟斷工作“有法可依”的目标已基本實現,在“有法可依”的前提條件下,反壟斷工作“有法必依、執法必嚴、違法必究”将加強。我國反壟斷執法機構面臨有限的執法資源與不斷增長的執法需要之間的矛盾,需要充實執法力量,加強機構間協調溝通,形成合力。而随着我國司法改革的深入,有力的司法審查制度能促進反壟斷執法從實體到程序上的審慎與穩健,保障行政執法的可問責性,确保反壟斷執法的制度化與常态化。

  值得一提的是,因為反壟斷執法涉及跨國外企,導緻一些海外媒體發出質疑。對此,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2014夏季達沃斯論壇上曾指出,反壟斷調查所涉及的企業,外國企業隻占到10%,這說明并不是針對某個方面企業的。中國推進的包括反壟斷調查在内的事中事後監管是依法、透明、公正進行的。這些舉措有利于中國擴大開放,讓更多外資、外國産品願意和敢于進入中國。

  還有專家指出,我國反壟斷調查與執法符合國際慣例,并未違反世貿協議。任何一個市場經濟國家都會進行反壟斷執法,反壟斷根本目的是保護市場公平競争,提高經濟運行效率。我國反壟斷在立法、執法、司法實踐等方面均依據了國際慣例與世界貿易組織的有關規則。

  展望

  下一步或劍指行政壟斷

  到目前為止,大部分反壟斷執法都集中在人們耳熟能詳的一些企業巨頭身上,而真正針對行政壟斷的執法不多。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明确提出将“進一步破除各種形式的行政壟斷”,因此,有很多人正在呼籲反壟斷執法将“戰場”擴圍至“政府壟斷”和“政府授予的壟斷”。近日發改委反壟斷局局長許昆林也一度透露,下一階段反壟斷調查工作重點将有所轉移,濫用行政權力、排除競争和地方保護主義将是調查重點。

  中國推進壟斷行業改革是從20世紀90年代中後期開始的,1998年至2002年形成過一個小高潮。那時,民航、電信、電力等試行分拆改組等改革。但是從此之後,壟斷行業改革進展緩慢,鐵道部門剛剛實行政企分開和政資分開,引入社會資本參與鐵路建設運營等工作也剛剛規劃或小範圍啟動。煙草、鹽業等部門至今仍然政企不分。

  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學部委員張卓元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改革牽涉利益調整,會觸動壟斷部門利益,必然會受到既得利益群體的阻撓和反抗。為了推進壟斷行業改革攻堅,首先需要有頂層設計,而且必須由非利益相關者從完善新體制要求出發,吸收各方面智慧後科學制定。目前,一些壟斷行業如金融、石油、電力、鐵路等正在逐步放開競争性業務,制定非公有制企業進入特許經營領域具體辦法,大力發展各種形式的混合所有制經濟。因此,執法部門需要進一步破除各種形式的行政壟斷,依法打擊利用行政壟斷追逐本部門或本地區甚至官員私利的行為。

  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陳劍則表示,要從根本上破除行政壟斷,除了更嚴格的執法調查外,還應當放開包括自然壟斷行業競争性業務在内的所有競争性領域,為民間資本提供大顯身手的舞台。這有利于合理定位國有企業職能。對壟斷性國企要合理區分壟斷性業務和競争性業務,将競争性業務分拆引入民間資本,同時加強對自然壟斷性業務的政府規制。國企應從競争性領域逐步收縮,大力發展股權多元化的混合所有制公司,給民營經濟提供更大舞台。此外,還應當建立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機制,這有助于在基礎設施等領域引進更多的社會資金,并提高運營效率。
 

http://finance.china.com.cn/news/gnjj/20141023/2745285.shtml